东奥预算被贪掉九成半?开幕式变“阴间盛典”背后各方都在捞钱

时间:2022-07-01  点击次数:   

  东京奥运预算被贪污九成?165亿预算仅剩10亿,还得算残奥会?最近东京奥运会的新闻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这场史上第一血亏奥运会,从开幕式就表现出了其“不凡之处”,真正做到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近日,又有一则劲爆内幕传出:日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声称,东京奥委会拨给日本电通公司165亿日元预算,但他实际能调动的资金仅有10亿日元。有155亿的奥运开幕式经费被“漂没”了。而且这笔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五千多万的款子,据说要承办奥运会的开闭幕式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或许在奥运开幕前夕被解雇,是他的解脱。蚊子腿上刮油从确定举办东京奥运会开始,日本的财阀就没有停止过在东京奥运会这个项目上来捞钱。奥运会的预算从刚开始的七十多亿美元一路飙升到了154亿美元。这些钱花在哪了?花在买日本奥运村的纸板子床还是花在净化东京湾举办铁人三项时宛如粪池一般恶臭的水,还是花在购买福岛饱含放射元素的食物?都不是。据了解,在东京奥运会场馆参与建设的人工费用,大概是日薪两万人民币,什么概念呢?东京的平均日薪是450人民币,只需工作两个月,你就能买一辆保时捷。但并没有人透露自己是不是拿到了这么多工资,或者说,有的工人是不是真实存在……负责给奥运场馆建设招工的人牙子企业Pasona,去年一年净分红175亿日元,具体怎么来的不用我多说了吧?不仅如此,日本奥组委向广告代理商托管赛场的费用,是一个赛场35亿日元——广告代理商就是日本电通。电通拿到赛场之后,一转二转三四转,五包六包七八包,自己躺着就能捞一笔大大的利润——为福岛核泄漏洗白的活儿也是这个公司接的,挣了日本外务省120亿日元,屁都没有洗出一个来……有这样一些企业在,日本奥运会很难不办成“阴间盛典”。抹不平的账和抓不了的人要问为什么这些牛鬼蛇神敢贪墨这么多?因为在疫情还没有爆发的时候,这笔账理论上是可以抹平的。怎么抹平呢?奥运会运动员、代表团、游客、观众林林总总数百万人,把账上的窟窿分成管理费用往大家头上摊派一下,账也就平了。但问题就出在这个摊上。疫情爆发之后,东京奥运会几乎只能空场举办,更没有什么人与自己的生命有仇跑去日本当游客——几十个国家代表队没办法填上这个窟窿。那怎么办?也不难办,把管账的弄死就行了!6月7日,奥委会会计部长森谷靖在浅草线岁。我估计他自己应该不会很想死吧……一个电通一个Pasona,这两个公司能把这么多钱捞干净吗?当然不可能,上面还有官老爷呢!最大的贪污犯,正是高高在上的安倍等政治门阀!要知道,在日本,门阀决定了一切——神态语句宛如唐氏综合征患者的麻生太郎,就是因为出生日本第一等的门阀世家,就能跻身副首相,日本门阀的力量可想而知。韩国的财阀在日本门阀面前,提鞋都不配。也正是由于安倍等家族的推动,东京奥运的预算才能一加再加三加四加。可即便是知道谁拿了钱,谁吃了大头,警视厅也不敢拿人——门阀才是日本的社会基础,天皇家族与这些政治门阀世家也是同气连枝、沆瀣一气的。百姓头上从来不是青天,这才是日本最大的悲哀。

  最近东京奥运会的新闻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这场史上第一血亏奥运会,从开幕式就表现出了其“不凡之处”,真正做到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近日,又有一则劲爆内幕传出:日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声称,东京奥委会拨给日本电通公司165亿日元预算,但他实际能调动的资金仅有10亿日元。

  而且这笔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五千多万的款子,据说要承办奥运会的开闭幕式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

  从确定举办东京奥运会开始,日本的财阀就没有停止过在东京奥运会这个项目上来捞钱。

  奥运会的预算从刚开始的七十多亿美元一路飙升到了154亿美元。这些钱花在哪了?

  花在买日本奥运村的纸板子床还是花在净化东京湾举办铁人三项时宛如粪池一般恶臭的水,还是花在购买福岛饱含放射元素的食物?

  据了解,在东京奥运会场馆参与建设的人工费用,大概是日薪两万人民币,什么概念呢?东京的平均日薪是450人民币,只需工作两个月,你就能买一辆保时捷。

  但并没有人透露自己是不是拿到了这么多工资,或者说,有的工人是不是真实存在……负责给奥运场馆建设招工的人牙子企业Pasona,去年一年净分红175亿日元,具体怎么来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不仅如此,日本奥组委向广告代理商托管赛场的费用,是一个赛场35亿日元——广告代理商就是日本电通。

  电通拿到赛场之后,一转二转三四转,五包六包七八包,自己躺着就能捞一笔大大的利润——为福岛核泄漏洗白的活儿也是这个公司接的,挣了日本外务省120亿日元,屁都没有洗出一个来……

  要问为什么这些牛鬼蛇神敢贪墨这么多?因为在疫情还没有爆发的时候,这笔账理论上是可以抹平的。

  怎么抹平呢?奥运会运动员、代表团、游客、观众林林总总数百万人,把账上的窟窿分成管理费用往大家头上摊派一下,账也就平了。

  疫情爆发之后,东京奥运会几乎只能空场举办,更没有什么人与自己的生命有仇跑去日本当游客——几十个国家代表队没办法填上这个窟窿。

  6月7日,奥委会会计部长森谷靖在浅草线岁。我估计他自己应该不会很想死吧……

  一个电通一个Pasona,这两个公司能把这么多钱捞干净吗?当然不可能,上面还有官老爷呢!

  要知道,在日本,门阀决定了一切——神态语句宛如唐氏综合征患者的麻生太郎,就是因为出生日本第一等的门阀世家,就能跻身副首相,日本门阀的力量可想而知。

  韩国的财阀在日本门阀面前,提鞋都不配。也正是由于安倍等家族的推动,东京奥运的预算才能一加再加三加四加。

  可即便是知道谁拿了钱,谁吃了大头,警视厅也不敢拿人——门阀才是日本的社会基础,天皇家族与这些政治门阀世家也是同气连枝、沆瀣一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