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国商再借7亿遭非议 皇庭广场难开业惨变吸金窟

时间:2022-01-14  点击次数:   

  “按照这样的工程进度和施工人力,连年底局部试营业的可能性都很低。”11月15日下午,对着一片杂乱的皇庭广场施工现场,一位深国商[简介 最新动态]维权股东表情无奈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结束完当天上午深国商(000056.SZ)临时股东大会的投票后,他与十多位核心维权股东便马不停蹄地来到皇庭广场施工现场考察工程的进度。像他们这群核心维权股东,几乎每周都要来皇庭广场工地看进度,但大多都是失望而归。

  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在十几万平方米大的施工现场,百余工人在零零散散状施工。

  “正常的施工人数应该是六七百人,但现场完全看不到是在赶工。”曾多次前往工地考察的股东黄先生说,维权股东曾与深国商高管进行沟通要求增加人手赶工,但对方的许诺从未兑现。

  总经理陈小海在股东大会上称,目前皇庭广场的工程量已经完成75%,屋顶完成了90%,土建工程已基本完成。截至目前已经有8户商家入驻装修。装修周期大概需要2个月,公司正力求年底实现部分商铺试营业。

  在跟随现场项目负责人走完每个楼层后发现,所谓内部装修,仅是在准备率先试营业楼层的小局部完成了天花吊顶、地面铺砖以及商铺隔墙,项目的大局部仍处于一个“毛坯”的状态。

  但让更多中小维权股东感到失望的是当天晚间深国商对外公布的投票结果,他们极力阻击的7亿元借款表决案,最终以53.72%的支持率微弱通过。

  今年3月份,深国商为归还前期建设银行贷款12亿元、渤海信托到期融资3亿元以及项目开业前的装修、招商[简介 最新动态]和前期推广等,17亿元借款议案通过。

  然而,自从郑康豪入主之后,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多次借款融资共计有37亿元资金流入深国商,除去其中20亿元用于偿还原有贷款外,净流入资金仍达到17亿元。

  如今,深国商却再次以归还前期贷款、项目装修以及公司资金紧张为由,再度借款7亿元。

  无一例外,在过往的借款表决案股东大会上,董事会均承诺皇庭广场的开业日期,但承诺却一次次落空。皇庭广场竣工日期的更改次数已不下六次,开业日期如今变得遥遥无期。这正是激怒中小股东投下反对票的原因。

  “否定借款议案并不是什么坏事。”包括李奇颖在内的多位核心维权股东均认为,首先对董事会已经失去信任,同时这样做可以施压董事会,迫使其加速皇庭广场的开工建设。同时要求郑康豪增持深国商,将其自身利益与中小股民的利益进行更多的捆绑。

  据李奇颖分析的投票结果,在深国商A股中,56.51%投票反对的几乎都是中小股东。但由于B股中赞成股权占比达63.83%,中小股东持有B股的只有30人,股权占比没有优势,最终总体赞成股权比例高于反对导致表决过关。

  11月16日,就在表决案投票结果出来的第二天,部分维权股东前往深国商办公地,请求“核实15日股东大会统计票数是否合法合规”,要求深国商拿出部分投赞成票股东的持股登记证明以及身份证复印件。

  “至少有700万-800万股(投支持票),是来历不明的。”核心维权股东周迪告诉记者,对方以“事实持股”股东没必要逐个登记为由拒绝出示。

  在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周迪同样是以“事实持股”理由提交罢免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议案,但却遭深国商设障碍及被刁难,导致罢免议案最终无法在股东大会上进行讨论。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中,数十名核心维权股东更是几度上访证监局。迫于压力,深国商在股东大会前夕,发公告更改交通较为方便的会议地点,并且开通网络投票。

  出席现场的数十名中小股东针对皇庭广场为何至今仍未完工,何时才能真正完工开业、以往所融资金去向以及大股东与施工方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等核心问题,逼宫董事会。

  董事长郑康豪给出了皇庭广场无法开业的主要原因,是与施工方深圳泛华存在分歧。

  据郑康豪的描述,由于上一届董事会与深圳泛华签订的合同非常不规范,2009年进入之后继续履行原有合同,但双方一直在“扯皮”。“目前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深圳泛华要求深国商预结算,提前支付一些工程款;二是深圳泛华在工程造价与我们的确认存在分歧。”郑康豪说道。

  “目前情况,由于没有支付工程款,深圳泛华就既不停工,也不加派人手,只是维持施工局面。”郑康豪进一步说道。针对双方分歧,郑表示他本人已主动请求监管部门和政府有关部门介入,聘请专业的工程造价咨询审计机构进行合理评估。

  但事实上,2007年皇庭广场主体工程项目已经全部完工,深国商也于2010年支付了应偿还给深圳泛华的全部工程款。

  郑康豪进入深国商后,以原来设计施工已不适应业已发生重大变化的市场形势需要为由,以及着眼于项目差异化经营,更改了皇庭广场的项目定位,并聘请英国知名设计公司Benoy进行整体设计和调整业态布局。

  随之而来的便是,装修费用在不断被追加。按照预算,只要再投入1.5亿-1.8亿元的装修费用,皇庭广场便可以完成内部装潢。但装修费用至今已经追加至6亿元,内部装修仍旧没有完成。

  “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故意将上市公司做成ST。”现场一位股东大声质问,郑康豪是否与深圳泛华存在利益关系,皇庭广场迟迟不能完工,巨额装修资金究竟去了哪里。同时,郑本人是否在借皇庭广场无法开业的利空压制股价,以此低吸筹码。

  此外,这位股东还指出,深国商在出让龙岗一幅地块时并没有通过公开拍卖,怀疑深国商是否存在贱卖资产。

  今年4月,深国商为盘活资产,解决公司现金流问题,将位于深圳龙岗区一块工业用地全部股权以1.2亿元转让。但根据从龙岗区经济促进局查阅的数据显示,该土地的容积率已经由1变到4,用途方面可以修建酒店和写字楼,初步估值为20亿元。

  面对中小股东们的厉声质疑,董事会席上的高管个个面露难色,尤其是郑康豪,在董事席上忍不住抽起了烟。

  “2009年以来,皇庭集团借给深国商的钱将近一个亿,而且公司每笔对外贷款我本人都提供了担保。要说我掏空公司,打压股价,我干吗借钱给上市公司,干吗提供担保?”郑康豪情绪激动地说道,并进一步澄清,在接手深国商之前,其从未接触过深圳泛华的人,与深圳泛华之间也没有任何业务上的关联。

  但这套说辞并没有平息中小股东的怒气,因为在如何保证皇庭广场完工开业问题上,深国商董事会根本拿不出实质的解决方案即如果与深圳泛华谈崩之后,将如何继续维持皇庭广场项目的施工?

  郑康豪表态,为了保证尽快开业,将与深圳泛华谈判,先支付部分工程款,剩余部分则在开业后分期付款。如果谈判破裂,只能走司法程序。虽然中小股东一再追问,但高管仍旧没有拿出保证皇庭广场完工的预警方案。

  虽此次7亿元借款议案通过,但这笔资金绝非是皇庭广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中小股东看来,董事会不断以“不能开业”为由追加装修款,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

  据深国商总经理陈小海的描述,在存量贷款17亿元中,11.7亿元用于偿还公司前期负债,剩下的有2.7亿元用于支付贷款利息,日常经营费用每年2000多万元,实际用于支付泛华公司的装修工程款仅有1.4亿元。

  “目前,深国商手头上就有68个官司,全部都是历史遗留问题。”郑康豪说道。但大多数现场股东对公司管理层每次都将皇庭广场不能正常开业归咎于历史遗留问题的这套说辞,已经完全不信任。

  尽管中小股东再三追问和表达不满,并要求郑康豪等就皇庭广场具体的开业时间、后续所需多少资金做出明确答复和保证,但郑康豪等高管表现为支支吾吾,一再以“不明确”、“不能随便保证”回应。

  此外,多位维权股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这次借款议案通过,但相信这绝不是最后一次借款。

  “可以预见,深国商在未来3-5个月内,必定会再度提出融资的。”周迪向记者说道,目前对深国商管理层并未形成有效约束,皇庭广场完工装修缺乏硬性预算,即便追加2亿也难以保证皇庭广场后续装修资金之需。

  11月20日的下午,周迪、李奇颖等核心维权中小股东再次相约至皇庭广场工地查看公司管理层是否有兑现增派施工人手的承诺。